第四百一十六章连横合纵_吞天魔神
八月初八 > 吞天魔神 > 第四百一十六章连横合纵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百一十六章连横合纵

  “奶奶的,你们都给老子老实点,如若不然老子饶不了你们。”

  在休息的时间到了之后,一位身跨猛虎,似是领头的壮汉,这般冲着那些矿奴恶狠狠地威胁了一句之后,顿时领着那些似是监工似的匪众,便是跨着妖兽,沿着那巨大矿坑的峭壁飞奔上了地表,这矿洞底下潮热难耐,一般在休息的时候,那些监工似的人员,也都会趁着这个机会上去,放松一把,要知道,在他们这啸天城内,可是有不少类似凡俗世界的勾栏青楼,里面有一些女子可以供他们取乐,虽然这些女子都是被那些大首领尝鲜后所剩下的资质很差,亦或者年老色衰者,但是他们这些下层的匪众眼里,其实有时候样貌年龄反而不重要了,只要是女的,活的,能泻火就成。

  当然,在那巨大的矿洞的地表之上,也会留下一些当值的人员,但是却是要比往昔,松懈上很多。

  “嗨,哥们,你是不知道,当时我玩的那个娘们,到底有多水灵了。”

  在那巨大矿坑上的地表之上,此时有两个当值的人员,正在神情放松地说着一些提神的话语。此时,一位长相很是猥琐的匪众,斜靠在妖兽坐骑之上,冲着另一人挑了挑眉毛道。

  “切,你二狗子嘴里,能放出什么好屁,再水灵还能有我当初玩的那个娘们漂亮?要知道,那当初可是一个寨子寨主最宠爱的小妾,更何况,当时你可是拍在第二个,也就是拍在二寨主的身后。”

  他身边那位同僚,顿时不信,不由呸了一口。不过不待他说完,他对面那被称为二狗子的人员,顿时变色,小声道:“噤声,现如今二寨主已经叛寨,还是少跟他掺和在一起为妙……”

  “是是是……”

  听着二狗子的话语,想着前不久他们寨主的凌厉手段,那位面色凶狠的同僚,顿时变色,警惕地望了一眼四周,继而冲着二狗子讪笑一声。

  “来来,抽烟。”

  继而,这人从储物戒指中,掏出两根黑色的香烟,扔给那二狗子一根。“我靠,你竟然还有这等宝贝!”

  在看到这香烟的一瞬,那被称为二狗子的猥琐匪众,顿时眼前一亮,忙不迭地接过之后,双手轻轻一搓,顿时那漆黑的香烟便是然了起来。二狗子猛吸一口,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香味,顿时之间,那二狗子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,满脸陶醉,轻轻地呼出一口烟圈道:“还真是舒服啊……”

  “嘿嘿。”

  看着二狗子这般神情,他那位面色凶狠的同僚,嘿嘿傻笑一声,也是忙不迭地点燃手中香烟,深吸一口,如同二狗子一般,脸上也是露出惬意地神情。

  那二狗子再次吸了一口道:“有了这升仙烟,还要什么娘们啊!”

  “可不是。”

  感受着那种浑身汗毛张开,那种飘飘欲仙,醉生梦死的感觉,那位面相凶狠的同僚,也是附和一句。

  他们所抽的香烟,并不是世俗界的那种普通的烟叶支撑,而是一种灵植的叶子,具有致幻的效果,在武道世界当中,有不少武者深陷其中,陷入那幻境中不能自拔。被当作精神食粮,其实是精神毒药,会严重的消磨人的精神。

  在他们两人喷云吐雾,深陷入幻境当中不能自拔的一刻,在那大坑底部狂抗当中,却是有两个人影,悄悄地从那废弃的矿洞中悄悄地走了出来。

  在休息的一刻,那些劳累了一天,足足有数万的矿奴,顿时便是席地而坐,或者躺在地上休息起来,每天的这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,无疑是他们一天最幸福的时光。

  要知道,经过长时间的负荷劳作,缺衣少食,就算他们贵为武者,体魄强横,也是吃不消,所以这一个时辰的休息时光,对于他们来说弥足珍贵。

  而对于那两个悄悄从废弃矿洞中走出的两个陌生人,他们这群朝不保夕的矿奴,就算看到,有不少人也自动忽略。更何况,他们这个矿坑无比之大,足足能容纳几万矿奴,就算他们没见过也正常。

  “虎天,你去将那些有实力的一些矿奴首领,聚集起来,我在李牧等你们。”

  经过了乔装打扮的李牧二人,行走在那些矿奴之中,望着那些足足能有三四万之众的矿奴,李牧没有微蹙,这要是一个个找下去,这一个时辰的时间,恐怕是不够用。所以李牧才如此道,虎天点头,这也正是他的想法,李牧再次叮嘱道:“切记,找一些可靠的,千万不能走漏风声。”

  “放心吧主人,那些矿奴中的一些首领,那些能用那些不能用,我心中有谱。”

  这般说着,在李牧悄悄地隐入一个不显眼的矿洞之中之后,虎天便是转身离去。

  “滚!”

  很快,虎天便是凭着记忆,来到一个矿洞内,在这个矿洞内,正有一个浑身铭刻着魔鬼刺青的壮汉,正在舒舒服服地躺在一个毛毯之上,那毛毯散发出蒙蒙光辉将那从地底蒸腾而出的潮湿之气自动分开,虽然这种低劣的法宝,在武道世界中,算不得什么,但是在这矿奴之中,则显得弥足珍贵,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

  武道世界弱肉强食,实力为尊,无论到了哪里,皆是如此,这矿奴之中,更是淋漓尽致。在这壮汉四周,则是围绕着无数的矿奴,将这壮汉围在中间,一副以壮汉马首是瞻的样子。

  这壮汉正是虎天寻找的第一个目标,是一个曾经实力强横寨子的三寨主,化海境初期修为。只不过,他那个寨子早被啸天王灭掉了。

  虽然如此,但是在他身边还是凝聚着数千人马,都是他曾经寨子的旧部,就连啸天城的匪众,见了他一般,也不愿招惹。

  而这个矿洞,则是他们的大本营了。

  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地盘内的那道人影,那位躺在毛毯上假寐的壮汉,顿时脸色不悦,不由低喝一声,伴随着他的声音,那些凝聚在他四周的旧部,顿时面色凶狠地望向虎天。似是只要这壮汉一声令下,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撕碎。

  要知道,在这矿坑内,下手最狠的,不是那些啸天城的监工,而是矿奴本身,而对于矿奴的自相残杀,啸天城的匪众,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不是闹出大乱子,发生大暴,动便可,有时候,那位无以取乐的监工,更会进行赌注。

  “嗬,项横,都沦为阶下囚了还真是好大的威风啊!”

  面对凶神恶煞地众人,来人并未退却,而是如此轻轻笑道。项横,正是那位壮汉的名讳。

  “真是找死!”

  听到有人胆敢揭自己的伤疤,那浑身铭刻着魔鬼纹身的项横顿时脸色狰狞,猛然从毛毯上坐直身躯,那般神情,仿似要将虎天生吞活剥,而他四周的那些旧部,更是浑身散发出浓郁的杀机。望向虎天的目光,如同望向一个死人,而更是有不少匪众,更是直接站起身去,向着虎天包抄而来。

  对此,虎天都是看在眼里,微微一笑,并未放在心上。

  “嗬!”

  在临近虎天身躯几米开外之后,那些将虎天围住的矿奴,顿时同时发难,一拳向着虎天狠狠砸下,只不过,不待他们的拳头砸在虎天身上,顿时一股强横的修为之力,从虎天身上弥漫出来,彷如是汹涌的浪潮一般,狠狠地撞击在他们身上,霎时之间,那些人便是被撞击的横飞出去!

  “化海境修为!”

  那名叫项横的壮汉,顿时不平静了,原本以为是一个小虾米,但是却没想到闯入进来的是一条大白鲨。

  这般想着,项横那壮硕的身躯,便是猛然站了起来,目光幽幽地盯着虎天道:“你是谁,在这矿坑当中,但凡是化海境修为的武者,我都见过,你是谁?”

  项横警惕地望着虎天,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  “我是谁很重要吗?”

  望着项横警惕的样子,那已经乔装易容的虎天笑笑,不由耸了耸肩,继而,凝音成线,向着项横道:“难道项横寨主,就像一辈子待在这矿坑当中孤老生死吗?难道项横寨主,就不想推翻啸天王,报仇雪恨?难道项横寨主不想要自由吗?若是想要自由,请半个时辰之后去……”

  虎天继而,说出一个矿洞的名称。

  “自由!?”

  听到虎天的话语之后,仿似被雷劈了一般,轰隆一声,项横顿时瞪大眼睛,作为一只桀骜的雄鹰,若说是不想自由那是不可能的!

  不过,以他的心智,能做成一个大寨的寨主,自然不是平常之辈,心智当然不俗。在震惊过后,他更加警惕起来,目光紧紧地盯着虎天,对于他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,“阁下到底是谁,说这些诛心的话语,到底是安的什么心?再者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  项横目光不善。

  总觉得这里面是有什么阴谋。

  “我是谁很重要吗?”

  虎天还是那一副样子,不过,看着项横警惕的眼神,虎天知道,若是自己不拿出让项横信服的理由,是不可能说动他的。这般想着,虎天轻声一叹,顿时一股迷雾从体内弥漫而出,将四周其余的众人隔离出去,在将四周众人隔离出去的一瞬,顿时之间,虎天脸上的样貌极速变化,恢复成本来面目。

  “不知道,这个理由够不够?”

  很快,虎天脸上的样子极速变化,再次恢复乔装的样貌,在迷雾消失的刹那,便是转身离开这个矿洞,并且在他转身的刹那,虎天的声音,再次传来:“项横寨主,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。”

  “是你!”

  看着来人的本来面貌,项横震撼,作为啸天王曾经的悍将之一,他自然是对虎天无比了解,其实这并不是让他震撼的,而更让他震撼的是,这虎天不是在在征讨南部的时候死了吗?他现如今虽然身为矿奴,但是对于外部的消息,还是知晓一些的。关于虎天南征被俘的消息,在啸天城内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。而大多数的人,更是倾向于虎天被杀。所以这项横才会如此言语。

  只不过,他实在没有想到,这原本已经死去的人,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,他怎能不震撼?“难道说,这虎天投降了了那南王修罗?如若不然,他怎么可能活下来?可是,既然已经投降了南王,但是他怎么还可能出现在啸天城之中,难道他们有其他通道?难道南王为了报复啸天王,已经与啸天王开战了?”

  联想着前不久啸天王和百命书生的大战,一时之间,项横想到的颇多,他自然而然地将那百命书生,和李牧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只不过,那虎天并未回答他的话语,便是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  望着虎天消失的背影,虽然这一刻,项横心中疑虑颇深,但是他的内心深处,却是激动不已,一个声音在心中拼命地响起:这或许是一个获得自由的天赐良机。

  唰。

  很快,虎天便是出现在另一个矿洞之内,与先前的身材壮硕的项横不同,被虎天第二个找上的矿奴首领,是一位身材矮小,留着山羊胡,抽着旱烟袋的老者,老者身材干瘦,满脸的忠厚像,与山间老农没有什么分别,但是谁要是将他当成憨厚善良的老农,则是大错特错了,要知道,这位身材干瘦,形似老农的老者,在很久之前,在东部的大地上,却是一名凶神恶煞,臭名昭著的魔修,专门喜食武者的心肝,尤其是貌美的女修的心肝。

  望着那突然出现在自己地盘矿洞中的身影,虽然他不认识,但是这老农还是笑眯眯地望着那身影道:“来者就是客,要知道,已经很久没有人胆敢闯进我的地盘了,嘿嘿,要不来抽两口?放心我只可不是可以让人致幻,磨灭武者心智的升仙烟,而是普通的凡间烟丝,好吸的很。”

  这般说着,这庄稼汉似的憨厚老农,便是将手中的旱烟,递向虎天,在那烟斗里,那褐色,显得普通之极的烟丝,散发出微弱的火光。

  望着热情的庄稼汉老农,虎天微微笑道:“这么好的东西,你还是自己留着吧,我可无福消受,虽然你这是普通的烟丝,不是那致幻的升仙烟,但是其中可是掺杂着一种蚀骨粉的毒药,只要吸上一口,哪怕是化海境中期武者,在短时之间也是没有任何力气,只能任人鱼肉,到那时候,我那副心肝,恐怕已经成了您老的下酒菜了吧?”

  还在找"吞天魔神"免费小说

  百度直接搜索:"速阅阁"速度阅读不等待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ycb.cc。八月初八手机版:https://m.bycb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